冬天時到維也納,在膽小的皇后媽咪堅持之下,我們未曾造訪中央公墓;但是,第二次來到維也納,父子三人說什麼也要去看看他們景仰的音樂家長眠之處,皇后媽咪也只好從善如流了!

其實,維也納中央公墓並不恐怖,反倒像公園,只是,仍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傷和沉重的氣氛,免不了讓人議論起生死話題~~~

《詩經.邶風.擊鼓》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於以求之?於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這是描述衛國士兵,遠戍陳國與宋國,久役不得歸,懷念妻子,回憶起臨行與妻子訣別之詞。

生死學三問:「我從哪裏來?我往哪裏去?活在當下,如 何安身立命、自我實現?」

「死亡與臨終」通常是「生命與生活」的最後一環。

死亡並沒有終止美好樂章的流傳

音樂讓生命延續




天真的孩子生命力欣欣向榮

卻因為爺爺的辭世

對死亡有所體悟

從生到死的長路會走多久

我們無法得知

人生的畫布卻可以由自己彩繪

堡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