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的志願就是當老師

因為我總覺得當老師是一份神聖而偉大的志業

大學聯考時我還為了想讀師院而重考一年

我真的非常熱愛我的工作    也希望能夠把這份工作努力做到最好

 

可是   有時我真的覺得很累

 

因為我理想中的班級經營模式是:

愛每一個來自於不同家庭    不同生命氣質的孩子

花時間和精神去傾聽孩子們心底深處不一樣的聲音

鼓勵他們在溫暖  接納  快樂的班級環境中

學習  成長  探索自我

如此一來

孩子們自動自發  主動學習   積極向上

老師要做的事除了鼓掌  還是鼓掌

 

然而   常常事與願違  

老師除了叮嚀  提醒  還要罵人:

上課態度散漫

作業品質欠佳

不停的告狀卻不願意自我反省

寫錯的作業一而再  再而三  摺頁 提醒  仍然不訂正

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狀況或雜事需要處理

每天都會有想要罵人的衝動

有時甚至覺得力不從心

因為深感自己像是跳針的唱片

不斷的覆誦著講過又講的話

而這樣的感覺令人感到疲憊  挫折

偶爾還會把所有的愛心和耐心全都束之高閣

演了一整天的巫婆

而且自認為演出傳神又精彩

巫婆面具簡直就要黏在臉上拔不下來了

充滿無力感 

真的好辛苦

之前教中年級時

國語課文講到西方童話裡坐著掃把飛的巫婆

我有感而發的對小朋友說:如果可以當仙女那誰要當巫婆啊

其實罵人的感覺真的很辛苦很不開心

如果和顏悅色.輕聲細語的說

孩子就會聽

那麼不管是當媽媽還是當老師

一定都願意好好用說的而不要用罵人的方式

但孩子就是孩子

古今中外皆然

教育也沒有特定的方法

所以天下的媽媽和老師們

就只好任由心裡的仙女大戰巫婆

有時候扮仙女

有時候演巫婆

全是為了讓孩子更好啊

但是     更多的時候

孩子們單純.直接而且毫不吝嗇的愛

讓我非常感動

曾經在放寒假前

突然有一個小女生紅著眼眶說:

[剛才我都快哭了,因為放假放好久都不能看到老師,我會想老師!]

她天真的話讓感動直達我內心深處

這就是當老師常會享有的溫馨時刻

感覺好幸福喔

其實當媽媽以前

我覺得和學生像朋友一樣

而且罵人會罵到詞窮罵不下去

當媽媽以後留職停薪在家當了將近六年的家庭主婦

等孩子上幼稚園以後我再回來當老師

我發現自己罵人的功力大增

罵起人來如行雲流水自然順暢

因為我兒子和音樂神童莫札特很像~~

是個性淘氣的部分很像啦

所以深造了我罵人的功夫

再者是現在比以前更懂得以媽媽的心情來對待學生

該疼要疼

可是該罵就要罵

真不知道是我以前的學生還是我現在的學生比較幸福?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

一路走來    愛孩子的心始終沒變

剛回學校的時候 我去買了很多盆盆栽種在教室陽台

一方面當作是生活教育的一部分 讓孩子們明白<照顧>比<被照顧>困難多了

另一方面則是希望孩子們在生活裡培養自然美感的經驗 懂得去欣賞四季之美

所以

當年茉莉花香遍了一整個夏天

雪茄花 非洲鳳仙花 茶花也輪番上陣

還有黃金葛 袖珍椰子 和馬拉巴栗

最神奇的是 親手種下同事送給我的百合球莖

不但在寒假中綻放了五朵黃色百合花

而且在春寒料峭的時刻 粉紅色百合花更恣意揮灑迷人的馨香

就像有些孩子們偽裝成深埋在泥土裡的球莖

只要我們耐心灌溉 施肥 和等待

他們就會成長 茁壯 而後在人生的某一季 綻放出屬於自己獨特的花朵

還有當我們讀到國語荒地有情的課文時

我買了一些大波斯菊的種子分送給全班小朋友

我也和小朋友一起在自家陽台上播種

幾場雨下過以後

冒出泥土的嫩芽愈長愈高

就好像我們在心裡發願:

期許我們生活在其中的這塊土地會愈來愈美好

那麼     總有一天  

播下的種子一定會發芽   茁壯    繁花似錦

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

初生之犢的我連續帶了兩年畢業班

連續兩年在畢業典禮上       哭點極低的我總是哭花了一張臉

和學生抱頭痛哭捨不得分離的場面彷彿還在眼前

似水年華卻早已悄然流逝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大家各自在人海中泅泳

也許斷了音訊

但記憶中的吉光片羽仍閃著獨特的光芒

看著學生畫我的畫像

那些日子的點點滴滴偶爾會迎面而來拈花微笑

而我依然如故

我期許自己是一個願意給小朋友空間的好老師

展現出的教育愛足以溫暖他們的成長之路

我期許自己儘可能點亮每個孩子心目中的微小星光

進而使之連成璀璨的一片星空

創作者介紹

齊莉藝成的幸福城堡

堡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